葫蘆島要聞 國內 國際 招聘 找房 找車 二手 網上民生 濱城攝友 拍客 視頻 名人 網上數字報
美麗葫蘆島 體育 娛樂 旅游 健康 吃住 家裝 縣區新聞 收藏休閑 驢友 圖片 名企 手機客戶端
新聞熱線:0429-3152208  3115493
您現在的位置:葫蘆島新聞網>> 熱點新聞>>正文內容

來自長江上游的綠色回響——重慶在推進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中發揮示范作用調研

 【重慶發揮“三個作用”調研行】

  光明日報記者 尚文超 陳海波 張國圣

  重慶古有九開八閉十七座城門,開放的城門依次排列,除了通遠門通向陸路,其余8座都連接著江邊碼頭。

  這是一座因水而興的城市。

  從地圖上看,長江從唐古拉山脈一路奔騰而來,在重慶境內畫出了一條上揚的斜線,澎湃近700公里。

  流淌了億萬年的長江,和山城重慶共生3000余年,深度塑造著這座城市。

  江面檣帆林立,舟楫穿梭,江邊碼頭密布,人流如織。從清代的長江上游商品集散地,到1891年開埠后的商戶繁忙,再到抗戰時期重工業城市地位的確立,江水給予這座依山而建的城市非凡的發展機遇。

  如今,長江經濟帶發展成為國家戰略,“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成為處理保護與開發關系的根本遵循。在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路徑中,重慶,這顆長江上游的閃亮明珠,在使命、責任與機遇面前,正在向著未來書寫這一輩人的答案。

  “發揮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示范作用”的重慶使命

  在人們通常的印象中,重慶是一座重工業城市。

  以筆電和汽車為代表的支柱產業凸顯出這座城市的定位。然而,重慶的生態地位也極為重要。

  重慶被稱為長江上游生態屏障的最后一道關口,守護著三峽庫區。重慶生態環境好不好,生態屏障是否筑牢,關系著全國35%的淡水資源涵養和長江中下游3億多人的飲水安全。

  習近平總書記對重慶生態環境的重視一以貫之。2016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考察,提出“使重慶成為山清水秀美麗之地”。2019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再次來到重慶考察,指出重慶要“在推進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中發揮示范作用”,總書記的殷殷囑托指引著重慶綠色發展的方向與步伐。

  “示范”二字,既是信任,也是鞭策。

  重慶的綠色發展路徑頗具示范意義。重慶處于中國地理第二階梯與第三階梯的過渡地帶,生態資源既豐富,又脆弱。重慶集“大城市、大農村、大山區、大庫區”為一體,是全國六大老工業基地之一,與武漢、南京、上海等長江中下游城市一樣,面臨著傳統產業向高質量產業轉型升級的任務和壓力。與此同時,作為生態環境高度敏感區,地處長江上游的重慶又必須不斷強化“上游意識”,擔起“上游責任”,體現“上游水平”,全面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將生態作為發展的“優先項”,進一步加大長江生態保護和修復力度。

  “從重慶生態地位的重要性和實現難度來講,重慶的高質量綠色發展轉型經驗對于中下游城市而言,相比其他城市更具復制及推廣意義”,重慶市委黨校孫凌宇教授說。

  承接“示范”二字,重慶也有自己的底氣。

  重慶有長江黃金水道,以中歐班列(重慶)、陸海新通道、“渝滿俄”班列、渝甬班列等為支撐的東南西北四個方向開放通道全面形成,水陸相依,交通便利。重慶又具有極為豐沛的淡水資源和儲量大、種類多的礦產資源,眾多旅游資源和豐富的農業生物資源,這些為重慶綠色發展錦上添花。同時,重慶還有全球最大電子信息產業集群和全國最大汽車產業集群,產業基礎雄厚。

  占據天時地利人和,重慶著手推動產業發展“由重向輕”,污染防治“由輕向重”,生態建設“由點向面”,在產業布局中將更多目光轉向大數據智能化、生態環保、生物醫藥、文化休閑旅游等產業,推動產業結構邁向中高端水平。我們看到,重慶正在立足自身的定位與優勢,探索著轉型升級的高質量發展之路。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重慶擔當

  處理好發展與保護的關系是一個時代的命題。

  廣陽島,位于重慶銅鑼山、明月山之間,是長江上游第一大島嶼,全島江水環抱,白鷺棲息,是重慶獨具特色的自然生態資源。對于這座島嶼的定位,歷經數次更迭。

  早在2006年,廣陽島即被列為重點開發對象,重慶計劃對這里實行“整體規劃、整體招商、整體開發”。

  隨著生態文明理念深入人心,廣陽島的規劃方案幾易其稿。今天,廣陽島的新定位是“長江風景眼、重慶生態島”。摒棄大開發的發展思路,重慶將著重對廣陽島進行生態修復,打造鳥語花香的田園風光、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長江畫卷。

  《2019年廣陽島片區規劃實施方案》印發實施,重慶市市長擔任廣陽島片區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示范建設領導小組組長,副市長任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重慶下決心守護住長江中心的這一抹綠色。

  一個島嶼的存在形態,背后聯結的是國家大勢。

  大勢所趨,順勢而為。重慶將生態保護、綠色發展放在更為重要的位置,以全新的理念應對挑戰,將生態保護工作進行到底。

  深溝絕壁下,一汪湛藍水池在藍天白云掩映下,讓人仿佛置身世外桃源。周圍居民都難以相信,三年前這里還是一個廢棄采石場。

  2018年,重慶開展國家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試點。他們探索創新礦山生態修復模式,出臺歷史遺留廢棄礦山復墾指標交易辦法,廢棄礦山進行生態修復后,可作為地票進行交易,吸引社會資本投入礦山生態修復。

  此外,重慶拓展生態地票的功能,自然保護區等重要生態功能區的建設用地復墾成林地后,待樹木成林達標后,可以形成“林票”進行二次交易。地票與林票有機結合,促進生態修復成果增值。

  應對污染源,重慶全方位出擊,頻出“新招數”。

  2015年以前,重慶建成800多座鄉鎮污水處理廠。但由于建設管理主體多、工藝選擇不合理,許多處理廠難以運行,或者雖然運行但處理水質完全不達標。有人笑稱這些污水處理廠,“白天曬太陽,晚上照月亮”。

  “我是江蘇人,從下游來到上游。我的家人還在江蘇,如果上游污染了,我的家人怎么辦?于公于私,我們都要做好綠色發展。”長期在重慶跟污水打交道的錢忠明,如此向記者坦白。

  為了徹底解決農村污水排放問題,重慶成立一家環保投融資平臺——重慶環保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鄉鎮污水處理廠的投資、建設和運維,都由其負責。錢忠明從重慶市生態環境局,調到重慶環投任董事長。他們對工藝落后、長期停擺的鄉鎮污水處理廠,進行功能恢復、工藝改進,并在處理設施不足的地方新建處理廠。

  有一次,錢忠明去重慶市合川區錢塘鎮,看到一位老太太在河溝邊洗菜。他問,這水干凈嗎?老太太說,以前都是用自來水洗,現在水清亮、干凈,先在河里洗干凈,然后回家用自來水沖一下就可以了。那一刻,錢忠明覺得自己的工作格外有意義。

  綠色發展、轉型升級,我們看到一個重工業城市努力轉身的身影。

  推動無人汽車自動駕駛測試,百度、一汽、東風等自動駕駛企業慕名而來。以無人駕駛為代表的未來科技,正在讓汽車產業變得更加綠色智能,也讓重慶的產業底色變得更綠。

  重慶的名字還出現在剛剛結束的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烏鎮峰會)上,成為國家首批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之一。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不意味著不發展,而是不搞破壞性開發,探索協同推進生態優先和綠色發展新路子。”重慶市社科院副院長王勝說,重慶正走在這條新路上。

  2018年,長江干流重慶段水質總體為優。而且,重慶做到了出境水質優于入境水質。

  正如錢忠明所說,“留下綠水青山,以后肯定是有機會的”。他與很多人一樣,對重慶的未來充滿自信。

  “從全局謀劃一域、以一域服務全局”的重慶實踐

  站得高才能看得遠,大視野才能有大格局。地處長江上游的重慶,要求自己有“上游意識”“上游責任”,以更高遠、更前瞻的視野“從全局謀劃一域、以一域服務全局”。

  在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中,重慶人努力想在前面,做在前面,當好“先行者”和“排頭兵”。堅持上中下游協同,促進沿線地區協同發展,推動形成長江經濟帶發展整體合力。這種“上游擔當”,是一種創新與開放,是一種共建與共享。

  碩大的屏幕上,自動彈出一個信息框,顯示某處有焚燒的煙霧;系統自動將該信息反饋給附近網格員,網格員馬上趕到現場處置,防止煙霧污染擴大。這是重慶市北碚區大氣污染防治網格化監測預警體系,通過污染源AI智能識別系統,準確捕捉污染源并馬上處置。這個預警體系,是北碚區去多地考察學習的成果。他們還將進一步創新,計劃將重點廢氣排放企業在線監測監管與網格化監管體系深度融合。

  “你們的站點,是我見過的處理效果和運維管理最好的站點。”這是上海市水務局有關負責人對一家重慶環保企業的稱贊,這是長江下游對上游的肯定。來自上游重慶的環保技術,在長江下游的上海落地。

  2017年,重慶本土企業遠達環保順江而下,與上海市崇明區政府簽訂合作協議,發揮自身在節能環保領域的技術優勢,參與當地農村分散式污水治理和自然生態水景觀建設。他們在上海崇明建設的污水處理示范站點,出水水質穩定達到一級A標,當地農戶拍手叫好。該項目獲評中國水網“2019年度村鎮污水處理優秀案例”,成為長江經濟帶沿線農污治理的典范。

  重慶以“上游”的擔當,把對綠色技術的追求推向極致,并推向了長江上下游。

  林輝榮的工作可以用一個詞形容——轉危為安,變廢為用。“重慶化工企業多,化工行業是產生危險廢物的大戶。危險廢物如果不合理處理和傾瀉,就會對水體、大氣、人體生命健康等造成嚴重危害。”

  他所在的新中天環保股份有限公司,同時還是國家環境保護危險廢物處置工程技術(重慶)中心。一家民營企業能拿到國家工程技術中心的牌子,背后是對技術研發的不懈追求。他們的危險廢物熔渣回轉窯焚燒技術,不僅為重慶地區解決了廢有機溶劑、廢油漆渣等40余個類別的危險廢物的集中處置,而且在四川、江西、江蘇、浙江等長江經濟帶省份得到應用,幫助他們一起實現綠色發展。

  重慶環保企業在煙氣脫硫脫硝、垃圾焚燒發電、城鎮污水處理、危險廢物處置、汽車尾氣凈化、環境監測儀器制造等領域的多項技術,已納入國家重點環境保護實用技術名錄,處于國內領先水平。這些綠色技術,代表了重慶的“上游”追求,他們服務于整個長江經濟帶,甚至全中國。

  重慶經驗正成為國家標準,引領行業走向規范,走向綠色。比如,遠達環保在燃煤煙氣治理方面成效頗多,據此主持和參與編制了25部燃煤煙氣污染治理方面的國家標準和行業標準;國家環境保護危險廢物處置工程技術(重慶)中心正在參與由生態環境部牽頭制定的國家標準《固體廢物玻璃化處理產物技術要求》,將讓危廢處置實現資源化再利用,并提升危廢處置場的管理規范。

  堅守“上游”精神的重慶,正在走出上游,擁抱上游與下游的人們,一起攜手共抓長江大保護。

  2018年12月,長江經濟帶11個省市和5個副省級城市的環境保護產業協會,在重慶簽署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產業協同發展機制框架協議,建立對話協商和統一行動機制,把自身發展放到協同發展的大局之中,共同推動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

  2019年1月,重慶市與湖南省就酉水流域橫向生態保護補償機制正式簽訂補償協議。按照“誰污染、誰補償,誰保護、誰受益”的原則,如果酉水的水質達到或優于國家考核目標,下游的湖南省撥付補償金給重慶市;若水質低于國家考核目標,處于上游的重慶市撥付補償金給湖南省。

  …………

  上游的重慶,正在成為一座橋梁,深度聯結長江上下游的綠色發展與生態合作。“重慶處于長江上游的最后一個關口,對上下游帶動和協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這一塊兒活起來,一個落子,滿盤皆活。”王勝說。

  (本組報道學術指導: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中國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所長潘家華)

  (更多報道見7版)

  《光明日報》( 2019年11月29日 01版)


(責任編輯:王芳)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用手机怎么赚钱手机赚钱方法大全 手机版四川麻将 股票微信群二维码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血流成河 德甲勒沃库森vs拜仁 皇家炸金花aaa最新版下载 江西11选五中奖规则 十一运夺金一月十五号开奖结果 青海11选五跨度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官网 最准的二尾中特